永利澳门官网

试论建设与中国经济地位相匹配的衍生品市场(二)——期货交易所的现状及发展

  正是由于“出身”不同,所以我国的期货市场从诞生之日起到今天,就在制度安排乃至合约设计上都具有比较鲜明的中国特色。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

  A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期货交易所

  其次,我国的期货交易所中不存在信用交易,除了执行一般交易中的杠杆交易和每日无负债结算外,我国期货交易所的保证金制度,不是按西方发达国家采用的净头寸收取,而是按毛头寸收取。

  第三,正确处理好期货交易所的场内市场和场外衍生品市场的关系,使两者相得益彰、共促发展。

  金属合约方面,我国境内商品期货交易所的产品包揽了全球金融期货及期权合约成交量排名的前5位。能源产品方面,大商所的焦炭和焦煤期货分别位列第8位和第12位;郑商所的动力煤期货位居第11位;重新挂牌的上期所燃料油期货在2018年的成交量大增,排在第15位,其增幅居能源期货和期权合约之首。在其他期货和期权合约上,郑商所的PTA和甲醇期货分别排在第1位和第2位;大商所的聚乙烯、线性化密度聚乙烯期货分别在第3位、第4位、第5位;郑商所的玻璃期货排在第6位;大商所刚上市的乙二醇期货居于第7位。

  近几年,我国的期货交易所通过建立场外期权市场、商品互换交易平台以及仓单串换系统,为实体经济服务做了大量工作,同时也在场内市场与场外市场的建设方面做了大量工作,这是值得肯定的。不过,毕竟期货及衍生品场内市场与场外市场有一定区别,就期货及衍生品场内与场外市场的联动发展来说,期货交易所在一段时间内可以做大量的场外平台建设工作,而且场内市场公平性较强,市场的规模度较高,合约的标准化决定了它的市场监管比较到位。

  B期货交易所发展需要考虑的问题

  当然,目前改制的重要瓶颈是现今商品期货交易所的资产归属问题,笔者认为,只要下决心改革,资产各利差主体是可以坐下来找到多方共赢方案的。若不如此来改革转制,我国的期货交易所仍然是一种行政管理体制,要形成全球“定价中心”的合理布局以及实行收购兼并等是难以操作的。让期货交易所内部实现市场化的经营管理体制,并不影响接受中国证监会统一监管的规定,因为我国众多的证券、基金和期货经营机构的市场行为,也严格受到中国证监会的依据法律法规所实施的行政监管,但并不会改变这些经营机构都是市场化经济组织的事实,只要合法合规经营,必然通过自身的市场化的激励机制,从而吸引到全球优秀的期货交易所人才,从而使我国的期货交易所成为全球具有决定影响力的伟大企业。

  我国内地期货交易所目前一共有四家,它们分别是郑商所、大商所、上期所和中金所。前篇已经提到,我国的期货市场是在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变的过程中,由政府主导并推导发展起来的,由此与西方发达国家形成的期货市场有所差异,即它并不是循序渐进由现货市场发展到远期批发市场逐渐完善而形成的,而是当时由于价格体系改革,“双轨制”的试行产生了较大的价格风险影响了改革的进程而应运而生。

  当然,考虑到我国期货市场投资者的组成现状以及机构投资者和产业投资者的交易制度,笔者建议,对待所有的个人投资者,无论是境内投资者还是境外投资者,都实行我国现有的“先交钱,后交易”制度,而对于机构投资者和产业客户投资者,可否实行欧美发达国家的保证金制度。当然,对于参与市场的机构投资者,也应该有一个资质考核的门槛,甚至可以实行国内的牌照管理。

  首先,我国期货交易所的治理结构和体制安排均是会员制,虽然中金所为股份制,但也不是完全意义的盈利性股份制的一级组织,这与西方发达国家中期货交易所是营利性的、公司制的体制不同。

  第四,我国期货交易所的发展还需处理好“如何让更多的境外投资者参与到我国期货市场”的问题。

  具有中国特色的期货交易所,目前已经在全球展示了一定的影响力。据权威报刊报道,在已经过去的2018年,按照FIA对全球衍生品交易所成交量进行统计,全年全球期货及期权合约成交量为302.8亿手,较2017年增长20.2%,再创历史新高,其中期货合约成交量为171.5亿手,同比增长15.6%;期权合约成交量为131.3亿手,同比增长26.8%。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全球期货及期权成交量增速为2010年以来最高水平。